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内容

(郝利民)半坡史前工场之钻木取火:不仅仅是观众体验项目
发布机构:市文物局 发布时间:2014-07-18 17:18:50 主题分类:文物
索引号: 013353390/2014-01129518 关键字:文物



中国文物报(2014年2月28日7版)

郝利民:西安半坡博物馆事业拓展部副主任

郝  娟:西安半坡博物馆信息部副主任


   2013年7月13日,西安半坡博物馆依托史前文化资源优势建立的观众体验中心——史前工场正式向公众开放,同时推出了8项观众体验活动,其中,“钻木取火”项目激发了观众浓厚的兴趣,大家跃跃欲试,争相参与。从“摩擦生烟”、“火种溅落”到“吹燃火绒”,“钻木取火”的每一个环节都让体验者和旁观者兴奋不已,原始、复古的成功取火体验也让观众连连慨叹:“眼见为实,体验是真,终于知道什么是钻木取火了!”“真正穿越了一把,当了回原始人——原始人取火太不容易了!”


   观众由衷的话语是对西安半坡博物馆工作的肯定,是对开办史前工场这类博物馆教育模式的赞誉,也是对“钻木取火”这一观众体验项目的褒扬。回顾半年多时间筹备“钻木取火”的经历,颇多感慨:“钻木取火”成功践行了公众化实验考古的正确理念,从方案设计到付诸实施,离不开集思广益的智慧,更离不开锲而不舍的尝试和求真求实的探索。



“钻木取火”理念:公众化实验考古


   自考古学发展之初,实验考古就是建立古代人类行为模式和研究古代遗存的一种有效手段。西安半坡博物馆向来有重视实验考古的传统,科研人员早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开始进行半坡时期人类生产工具,如凹腰石斧、骨针等的实验制作,随后又进行了史前房屋的重建、史前陶窑重建和陶器烧造以及尖底瓶汲水实验。这些史前实验考古的成果无一例外体现于本馆陈列和讲解中,既丰富了展陈内容,又增强了解说的科学性。随着现代观众文化水平的提高和博物馆意识的提升,观众对博物馆参观有了更多的要求,除了静赏,还希望有互动、能参与、重体验,以获得对博物馆知识多感观和立体化的认识。为了满足观众更高层次的需求,半坡史前工场应时、应势而生,其建立的目的就是“系统、全面地展示史前生产工具及生活用具的面貌,将史前文明在制造方面的成就立体地展示在观众面前,把对史前文明的弘扬变成饶有趣味的轻松活动”。为了保证实验演示的科学性和说服力,必须“以实验考古的数据和技术、工艺为基础,严禁凭空臆想;严禁采用现代技术、工艺和材料。”同时,我们更强调的是史前工场推出的观众活动项目是公众化实验考古项目,即观众在专业人员的引导下通过参与实验的全过程,不仅获得认识,而且能够了解“为什么”和“如何做”,掌握程序和技能并取得成果。



“钻木取火”设计:出发点和方法借鉴


   关于“钻木取火”项目的设计,主要有以下几个出发点。


   其一,契合观众的兴趣点。对于“钻木取火”之说,因为仅限于文字表述,观众在理解上有很大的障碍——理论上能够实现的“钻木取火”具体是怎样实施操作的?这一直以来是绝大多数观众,甚至是很多文博工作者心存疑惑和最感兴趣的问题。


   其二,弥补陈列讲解之不足。在半坡遗址中,大量陶器的出土和发掘的陶窑遗址、灶坑遗迹、公共灶遗迹等让观众信服“半坡人在生产生活中已经广泛地使用火”。每有观众提出“取火技术”等相关问题时,讲解员或根据民族学材料中“击石取火”、“锯竹取火”作答,或以“手钻法”、“绳钻法”、“弓钻法”等应对,这些听起来无懈可击的解答,不能完全消除人们心中的疑惑。


   其三,完善史前实验考古的内容。据我们了解,与钻木取火相关的实验考古资料,目前还未见报道。因此,这项史前时期重要的生产技术值得业务人员付出心血加以研究,同样,这项曾引领史前人类前行进步的重要生产技能也值得今天的人们再度体验。


   要做好“钻木取火”设计,就要对史前人类的取火工具,取火方式和技术有一定的了解。根据史前生产力发展水平,我们推测当时的取火工具以竹木质为主。1980年,在新疆鄯善县苏贝希遗址中出土了两件形状奇特的木制品,学者们经研究后认为,它们是2000多年前人类使用的钻木取火工具:钻火棒和钻木板。此外,我们从解放前还保留着古老取火方法的国内少数民族中寻找到一些资料:


   1、佤族的摩擦取火:云南佤族人的取火工具主要是木棒,将其一端劈成十字形,裂口处各加一块木楔并在其中一侧砍出横槽,为的是通风干燥和取火时存放艾绒以供引燃。取火时,把木棒横放在地上,裂口一端垫起,横槽向下。取火者踩住木棒,双手拿捏一根藤条或竹条,并将其从木棒的横槽处绕过,一上一下地摩擦,因热而产生火星,将艾绒引燃,从而取火。


   2、苦聪人的锯竹取火:云南苦聪人的取火工具是竹板(一侧砍一缺口)和竹锯。先用左手按住竹板,拇指靠近缺口,并放置少量艾绒或芭蕉纤维,然后由右手握竹锯,在缺口处上拉下推以此取火。


   3、黎族的钻木取火:海南岛黎族人的取火工具有木板和钻火棒。木板长约37厘米,用当地所产的“山麻木”削制而成,其中一侧挖若干小穴,穴底之下开凿竖槽,作为火星的通道,钻火棒长约53厘米。取火时,先用脚踩住木板,并在竖槽下放好艾绒,再将钻火棒插入小穴转动。钻时要有一定的速度和压力,产生火星后将艾绒引燃。


   分析以上取火工具和取火方法,虽然各有特色,但其中有两处可资借鉴的共同点。


   第一,取火工具至少由两部分组成,或为板、棒,或为板、锯。在取火时钻火板保持固定,钻火棒(锯)快速运动。当两者相遇时,由机械能转为热能。而当温度达到一定高度时,脱落的木屑燃着,形成火种(火星)。这其实就是唐末五代人谭峭在其著作《化书》中所说的“动静相摩,所以生火”的道理。


   第二,原始方法取得的火种,最初都很微弱,必须有易燃物做媒介,如艾绒、植物纤维,然后吹风送氧,火才能逐渐点燃。



“钻木取火”报告:从实验考古到观众体验


   民族学资料给我们的“钻木取火”设计提供了思路和方法,但是我们要做的既是史前实验考古,又是向观众开放的,既可参与又能体验,同时易于操作的社会科学教育活动项目。因此,我们还参照了非洲、美洲等地尚处于原始生活阶段的古老部落的取火经验,主要是以弓助力的比较高效的钻木取火方法。


   (一)工具


   1、钻火杆:长30~50厘米,直径2厘米。钻火杆一端削制成与杆盖凹坑相吻合的半球状,以减少摩擦力;另一端削制成钝锥状,以增加摩擦力。值得说明的是,在削制钻火杆两端时,我们同样采用原始工具,用两石碰击打制而成的带尖、刃的石器加工。


   2、杆盖:即适合手握的木块(或选取一块有凹坑的石头),在中间削制出与钻杆一头吻合的凹坑,凹坑打磨光滑,以减少摩擦力。


   3、钻火板:将直径3~4厘米的树干两面削平制成钻火板,一侧削出V型槽(流火槽),再在V型槽顶端挖出与钻火杆下端(钝锥形)相吻合的凹坑,即钻孔。


   4、弓:弓臂可以用竹子,也可用有弹性的树枝制作;弓弦用纤维较长、硬度较大的植物外表皮搓制而成,以增加弓弦与钻火杆的摩擦力,使之带动钻火杆迅速旋转。


   5、火绒引火物:可以用任何干燥、柔软、易燃的植物制作,如干草、玉米缨子、棕、麻等。制作时要用树枝抽打或用手反复揉搓。


   (二)步骤


   1、先将火绒铺置在钻火板V型口下面。


   2、将弓弦在钻火杆上绕1~2圈,钻火杆锥状端放在钻火板已挖好的钻孔内。


   3、左手拿杆盖压在钻火杆半球状一端,右手来回拉弓,使钻火杆快速旋转。一般情况下约1分钟时间产生火种,火种通过V型口(流火槽)落在火绒上。


   4、收集火种并助燃。将钻火板挪开时,注意不要把火种弄散。火绒连同火种握于两手间(手做鸟巢状),轻轻往里吹气,待有白烟溢出,再大口吹长气,以产生火焰。


   (三)认识


   在反复的实验中,我们认为,钻木取火经过口传身教是人人皆可熟练掌握的一门常用技能,取火者需要多次练习,其中还是有一定技巧可言,我们总结了保证钻木取火成功的几点关键之处:(1)V型槽(流火槽)与钻孔的关系:V型槽一般开凿45度角大小,并伸入钻孔直径的1/3处,这样便于钻木取得的火种通过V型槽与空气中的氧气充分接触后流落至火绒上。(2)运弓节奏和力度:以弓助力钻木之初,需要运弓平稳,用力均匀;当钻火杆深入钻火板后摩擦产生的碎屑色泽由浅咖啡色变成黑色,并能闻到焦味,同时有烟雾冒出时,就要加大拉弓的力度,快速运行4~5次,直至冒出大量浓烟,方可停止动作。(3)收取火种的方法:小心细致,动作快捷,切记不要把火种弄散,否则微弱的火种很快就会冷却、熄灭。(4)吹气助燃方式:刚开始要小口轻吹,气息太猛烈容易将火种吹灭;待有浓烟冒出时,再大口长气吹,即会产生燃烧的火焰。


   通过反复实验,我们认为,任何干燥的木材都能用于取火,只不过选用质地较硬的木材,取火比较费时费力,而用质地较软的木材,取火要省力快捷一些罢了。由此,我们推论半坡时代人类聚落周边生长的各类树木都是半坡人就地选取的取火材料。


   半坡史前工场推出钻木取火项目以来,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先后有四、五千人次积极参与和体验,其中两位年仅5、6岁的男女小朋友合作,仅用3分钟就取火成功。原汁原味,采用古老技艺的“钻木取火”不仅是观众体验的项目,更是一项既科学又有趣的实验考古,它不但帮助文博专业人员更加深入地理解史前科技水平,也丰富了观众对远古人类生活的认识,让观众在动手参与的快乐过程中获得考古知识并培养科学精神。(作者单位:西安半坡博物馆)